事實:

  我姥爺生前是大同市委信訪局的一名離休老干部,他每次生病都是常規性到他的定點醫院——大同市第五醫院干部三科住院。但2013年11月這一次住院,因朱玉文主任及干部三科醫務人員的故意拖延和誤診誤治導致我姥爺在住院期間不幸去世。事情的經過如下:
     2013年11月7日,我姥爺在家中感覺有點胸悶憋氣,想著秋冬換季正是心血管和肺部疾病的高發時段,為了能安穩度過這個冬天,就決定到五醫院住院詳細檢查、調理一下,并于當天辦理了五醫院干部三科住院手續。因送紅包在干三科早已是一個人盡皆知的潛規則了(這里住院的每個病房都知道,而且還起了個暗語叫"上供"),我們于住院當天就在病房送給朱玉文主任一個500元的紅包,希望他能加以照顧,以便能夠得到積極有效的治療(如患者不送紅包給朱主任的話,他根本就不會搭理患者更談不上給予有效的治療,這種潛規則自從十三年前我老伴第一次來干部三科住院就已經存在了,我姥爺是慢性病,前前后后住院也有幾十次了,且送朱主任的紅包加起來也有一萬余元)。

      但是,這次的紅包卻給我姥爺帶來了"殺身之禍"。因我姥爺感覺自己病情不是很重,想著輸點液、擴擴血管一周后即可出院,所以沒有送太多錢給朱主任(紅包500元),但是我們怎么也沒想到這反而得罪了朱主任,區區500元錢已經無法滿足朱主任的私欲。朱主任僅在我姥爺住院第一天進過一次病房、查過一次病情之后,直到我姥爺病危他再也沒有查過一次病房!試問,朱玉文主任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一個科室負責人、一位副主任醫師,他這樣的瀆職行為擔當的起一個科室主任身負的責任和作為一名醫務人員應具備的職業道德嗎?不僅他本人不去查房,甚至他的行為影響到干部三科其他醫務人員(例如溫麗萍大夫)也幾乎是未例行查房。這種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可以漠視病人生命、無視基本醫療制度的做法真的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擔負著救死扶傷這一神圣天職的醫務人員應該做的嗎?!

      我姥爺作為一個90歲高齡的老人,他對部分藥物的耐受力要比一般的成人要差很多。干三科作為一個專門為離退休老人服務的科室、醫務人員作為一群專為老年人服務的專業人員,他們應該很清楚這一點,我姥爺對氟康唑、美羅培南、氨曲南等抗生素有很嚴重的不良反應,2012年住院時輸這幾種藥就曾出現胸悶、胸痛、憋氣等癥狀險些危及生命,停藥后才逐漸好轉,這些情況干三科的醫護人員都是知道的,而這次他們又使用了這些藥,我們為此多次向朱主任等幾位大夫反映,可他們完全無視,朱主任甚至說:"你是大夫還是我是大夫?"這是一個科室主任負責任的回答嗎?

      我姥爺在11月14日第一次輸美羅培南的時候,就出現了過敏現象,整個面部發紅、眼窩發紅(甚至在我老伴去世后,兩個眼窩也還是深紅色的)。我們家屬當即向朱主任反映"藥物過敏了",當時朱主任表示給我姥爺打個抗過敏的針,但直到我姥爺去世,也未見任何有關抗過敏藥物的治療。我們查看了醫囑,看到有地塞米松入壺的用藥記錄,但我們卻從未看到有入壺類的相關治療,而我媽也因過敏一事找過他們多次,但也是無果而終。

      11月18日,干三科大夫們又將美羅培南換成了氨曲南靜滴,這一次液體剛輸完我姥爺就出現了嚴重的胸痛,我媽馬上去找溫麗萍大夫,可她卻以"下了醫囑就不能換藥了"為由,始終不肯換藥,我姥爺從此胸痛越來越嚴重。請問,這是哪里的規定"下了醫囑就不能換"?哪怕是藥物出現嚴重不良反應也得繼續用嗎?人所共知每個患者個體之間都存在著差異,同樣的疾病在不同個體的表現也是千差萬別,而同一種藥在不同患者治療同一種疾病的療效也不一樣!作為一個專業的醫務工作者應該很清楚這一點,可是這位溫大夫不僅對病人嚴重的藥物不良反應置之不理,反而還刻意欺騙病人及家屬,這是怎么樣的一種不負責任!

      11月22日~23日(當日溫麗萍大夫值班)我姥爺從凌晨3:00胸痛到早上8:00多,期間我姥姥一個80多歲的老人,一直去敲值班醫生的門央求她去病房看看我姥爺,哪怕是給打個止痛針,可她始終不開門,拒絕為我姥爺治療。難道打一支止痛的針或是進病房看一看病人就這么難嗎?這連其他科室的值班大夫都可以做到的事,她們就不行嗎?這長達5個多小時的疼痛,就是一個正常人也無法承受,試問一個高齡患者怎么能承受的了?無異于謀殺!溫麗萍事后口口聲聲說有難言之隱,請問到底是什么難言之隱能致使你連人命都可以忽視,連作為一個醫務人員最基本的職業道德都可以無視,甚至超越了人類最基本的良知和道德底線。誰家都有老人,誰都會變老,難道就為一點點的私欲或者是壓根就沒有職業操守,就可以泯滅人性、漠視他人生命嗎!讓一個90歲的老人忍受5個多小時的劇烈疼痛,這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可能接受的,而對于我姥爺來說,這5個多小時的胸痛僅僅才是一個噩夢的開始。我姥爺的胸痛一直持續到朱主任來上班,我姥姥又哭著去懇求他為我姥爺治療,可朱主任卻連病都沒進,只是站在樓道里冷漠且不耐煩的說:"疼?就給老漢打上一針吧"。終于在疼痛叫喊了一夜之后,我姥爺才得到了半只嗎啡,胸痛雖然暫時緩解了,但這一夜的疼痛讓我姥爺的病情更是雪上加霜了,出現了嚴重的呼吸困難,心律更加不穩定。說到心律,就讓人更難以理解和氣憤!

      此次胸痛之前,我媽曾找過心內科的陳海生大夫來看過我姥爺,陳大夫給開了穩定心律的藥,在用藥之后我姥爺的心率逐漸好轉了,但在剛剛用了兩天穩定心律藥物之后,朱主任就把這些藥物給停了,接著我姥爺就又出現了心律不穩、呼吸更加困難的癥狀,而朱主任并沒有給予相應抗心律失常藥物治療措施。我們多次找他想請相關科室進行會診,他卻始終不肯請相關科室會診。難道一個會診對于如此危重的病人來說也是多余的嗎?或者在他們心里,像我姥爺這樣的、這些曾經為了新中國成立和建設浴血奮戰、流血流汗的老年人根本沒有治療的意義,也或者他們已經變的麻木不仁,除了紅包可以打動他們,其他都是可以忽視的,包括一條活生生的生命!

     到了11月25日,我姥爺的病情非常嚴重了,他自己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他是多么留戀這個溫暖而簡樸的家,他惦記著同樣患有重病的老伴和孤苦的女兒,可自從我姥爺入院開始就一直沒有一個完善的檢查、明確的診斷,甚至直到去世都沒有告知我姥爺具體的病情,而干三科大夫也從未主動聯系過相關科室會診。從入院檢查伊始顯示無任何問題,到突然間病情加重、離世,這么大的反差,試問醫院是不是有責任給家屬一個說法,還死者一個公道,也能給親人以慰藉呢!

     在我姥爺住院期間,我媽多次向干三科提出希望可以給我姥爺做一個全面檢查,以及提供一個氧氣袋以便我姥爺去做檢查,但干三科醫務人員卻始終拒絕提供,推說病房沒有。這是任何一個醫院最基本的配置物品,如果連氧氣袋都沒有,那五醫院算什么三甲醫院?他們看我姥姥和我媽年紀大、老實、好糊弄,就一味的敷衍、欺騙我們。我姥爺入院時除了陳舊性的心臟病之外,各項生命體征及檢查都基本正常,自己走著住院的,但在住院的短短十幾天時間里中卻出現越來越嚴重的呼吸困難、劇烈的胸痛、意識恍惚等到各種危重表現,是什么原因導致我姥爺病情越來越嚴重并直接導致我姥爺死亡,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在我姥爺去世幾天后,我媽手機接到了五醫院的回訪電話(回訪電話號碼:2389230),通過回訪電話才得知干三科居然把我姥爺被誤診誤治、故意拖延治療在干三科病逝的事實,說成"是在他們(干三科)不讓回家的情況下,硬要回去,最后死在家里了"。這完全顛倒了事實真相,他們為什么要掩蓋我姥爺去世的真相?為什么不僅要欺騙家屬還要欺騙醫院?這件事情背后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們堅決要求徹查我姥爺去世的真相!

     后續:
     2014年1月13日,我們將上述舉報材料送至山西省大同市第五醫院紀檢委,當天下午朱玉文便找人給我家打電話要求登門私了,我們當即拒絕。在1月15日上午朱玉文、溫麗萍等上門要求用錢私了,我姥姥和我媽堅決拒絕并拒收其帶來的錢,其后朱、溫曾3次來家送錢要求私了,均遭我們拒絕。2014年1月16日我們將舉報材料呈送大同市衛生局紀委,要求依法處理。

理由:

1.我姥爺入院時除了陳舊性的心臟病之外,各項生命體征及檢查都基本正常,自己走著住院的,直到干三科醫務人員給輸了消炎藥后出現胸部疼痛、呼吸困難及過敏等癥狀。

2.我姥爺被輸消炎藥后出現嚴重胸部疼痛及過敏現象,我們多次要求停藥,他們始終不肯停藥或換藥,溫麗萍大夫說下了的醫囑就不能停藥了,出現過敏癥狀后,朱玉文給開了過敏針卻沒有給注射。(去年住院輸消炎藥就出現過此癥狀,今年又輸,我們家屬當即向其反映,但均不理會。)

3.在我姥爺心律還沒有穩定時,朱玉文主任卻將抗心律失常藥物停用;當我姥爺心律失常再次加重后,朱玉文主任卻并沒有給予相應抗心律失常藥物治療。

4. 11月23日我姥爺從凌晨3:00胸痛到早上8:00多,溫麗萍大夫不僅沒采取任何相應治療措施,甚至連值班室的門都拒絕打開,都沒有去查看一下我姥爺的病情。而是任憑一位90歲高齡老人疼痛哭喊。而我姥姥一個80多歲的老人,一直去敲值班醫生的門,哀求溫麗萍大夫去病房看看我老伴,哪怕是給打個止痛針,可她始終不開門。難道打一支止痛的針或是進病房看一看病人就這么難嗎?這連其他科室的值班大夫都可以做到的事,她們就不行嗎?這長達5個多小時的疼痛,就是一個正常人也無法承受,試問一個高齡患者怎么能承受的了?溫麗萍大夫事后口口聲聲說有難言之隱,請問到底是什么難言之隱能致使你連人命都可以忽視。該事件直接導致我姥爺病情加重,加速死亡過程。

5.我姥爺病情加重期間,我們多次要求朱玉文主任請其他科室會診,甚至連五醫院副院長都給他打電話要求會診,但他始終不肯請相關科室會診。

6.我姥爺從住進干三科到去世,朱玉文大夫只是在入院的前幾天進病房看過,收了紅包后,直至我姥爺去世就再未進我姥爺病房,未行任何查房診療。

7.自從我姥爺生病住院直至去世期間,除了在我姥爺病危時,干三科讓我們簽過一個病危通知書之外。朱玉文、溫麗萍及其科內醫務人員從未向我們家屬告知過一次有關我姥爺的病情及相應治療情況。每當我們主動詢問我姥爺胸痛和呼吸困難原因時,他們總是百般搪塞與敷衍。

8.在我姥爺去世幾天后,我媽手機接到了五醫院的回訪電話(回訪電話號碼:2389230),通過回訪電話才得知干三科居然把我老伴被誤診誤治、故意拖延治療在干三科病逝的事實,說成"是在他們(干三科)不讓回家的情況下,硬要回去,最后死在家里了"。

9.我們將上述舉報材料送至山西省大同市第五醫院紀檢委,當天下午朱玉文便找人給我家打電話要求登門私了,我家人當即拒絕。在1月15日上午朱玉文、溫麗萍等上門要求用錢私了,我們堅決拒絕并拒收其帶來的錢,其后朱玉文、溫麗萍曾3次來家送錢要求私了,均遭我們拒絕。

10.在經過住院前期抗炎及擴血管等藥物治療后,我姥爺的病情不僅沒有好轉,進一步出現心律失常、呼吸困難等癥狀。因此醫院給我姥爺下了病危通知,就是在通知病危之后,干三科卻仍然沒有采取進一步治療措施,不僅沒有改變之前一直采取的治療方案,甚至在我姥爺心律失常還沒有完全改善的情況下,就停用了關鍵的抗心律失常藥物。在病情危重,目前治療效果無效的情況下,干三科的醫生既不請相關科室會診,也不來查房,更沒有進一步相關的檢查,來明確我姥爺病情加重的原因,甚至我姥爺身上帶的監護儀響了都沒有人來看看,請問這是醫院對病;颊邞械闹委煷胧﹩?

国产国产人免费人成免费视频下载 _97夜夜澡人人爽人人喊_欧美 国产成人亚洲精品91 欧美成人a∨在线视频 在线视频 一区 色 国产成人无码AV在线播放动漫 国产无码在线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v 国产激情久久久久久影院 女人爽到高潮视频免费直播1 fc2人成视频免费观看